【云亮】不悟(一)-R18



  • 作者:玻安(微博@问字WENZI)
    *痴汉变态云×渴肤症性瘾亮
    *双洁
    *六保一别挂我

    诸葛亮把吧台的酒一瓶瓶的放好,这时候天已有些蒙蒙亮了,店里零星的剩下几个人,大多都东倒西歪的躺着,夜晚的疯狂和放纵在酒色褪去之后,颓唐成一种枯萎腐烂的气息。
    他脱下了服务员的衣服,换回自己的蓝色衬衣,诸葛亮的皮肤很白,就像一朵只长在夜里的营养不良的白玫瑰。和几个同事打了招呼,大家都有些疲累,无端的不想说话,只冲他点了点头。
    这是诸葛亮的兼职,学校里待人冷淡的优等生,到了周末的夜里,却在声色场里对着各色各样的人,露出标准礼貌的微笑。
    赵云想到这里,心上就有些不爽。他已经跟着诸葛亮来这里好多次了,见过喝醉的混蛋为难他,也见过不少人偷偷看他偷偷拍他,有男也有女。
    诸葛亮长得实在是太惹眼了,精致得如同人偶般精雕细琢的五官,有些病态的洁白皮肤,浅蓝色的眼睛好像宝石闪烁,比起世上最完美的雕塑品更多了灵气。想把他摁住,让那完美的躯壳出现裂痕,想弄脏他,想让他笑,也想让他哭。
    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态,赵云摇了摇头。昨晚他瞥见有个男人在诸葛亮点单的时候,偷偷的蹭他的腰和腿,先是用膝盖蹭他的小腿,见诸葛亮没反应,便大胆的抚上了他的腰。
    赵云好想上去阻止,可诸葛亮一点反抗也没有,仍旧是笑吟吟的。赵云好生气,难道说不管是谁,想占他的便宜都可以吗?
    诸葛亮来给他上酒时,他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拽着他从膝盖摸到两腿内侧。缓慢的,暧昧的。诸葛亮吓了一跳,却还是僵硬着把托盘放下,没有反抗。
    赵云更生气了,没再继续,举杯喝了一大口酒,高浓度的酒精刺激着他的喉咙和鼻腔...他为什么不反抗?赵云心里浮现了不好的猜想,大学的优等生在周末的夜里来到这种地方打工,他们学校的学费可不便宜,诸葛亮又不像是缺钱的样子,究竟是为什么呢?
    诸葛亮住在校外,他也住在校外,本来赵云也没有多想,可现在怎么想都觉得...他盯着走在不远处的诸葛亮,心里浮现了一些疯狂的念头——好想把他脱光,让他没有秘密,好想让他成为自己专属的宠物。
    诸葛亮用指纹开了门,赵云便像一只蛰伏的狼一样,猛地扑出来咬住了猎物的喉咙。
    诸葛亮被脸朝下按在玄关,男人一手握住他的双腕,用身躯紧紧的压着他的背脊,一手慢慢的推上了门,硬烫的器物肆意的顶在他的后腰。诸葛亮的身体震了一震,咬紧了下唇。
    赵云把鼻尖抵到他的耳根,有酒精烟草的杂乱味道,底下掩着沐浴露的气息,好香。他贪婪的呼吸着,用舌尖一寸寸蹭过柔嫩的肌肤,青年的身躯在他身下震颤,好想上他。
    他把诸葛亮转过身来,亲吻他漂亮的透蓝的眼睛,一边在他的腰腹摩挲着一边往房间里走,这是间单身公寓,没有第二个人居住的痕迹,一切都干净整洁到没有烟火气。这让赵云的心情不错,他马上要在诸葛亮的床上上他了。
    柔软的,洁白的大床,他把诸葛亮摁上去,一双手已经忍不住他的往衬衫的衣摆下探,他的身体光滑柔软,勾引人的色欲。赵云在爱抚他,抚过肌理轮廓,揉玩他胸前那一对漂亮的果实,圆圆的软软的。
    他感觉有些不对,一把撩起诸葛亮的衬衫,那对乳果已经圆圆的挺立起来,红艳艳的,比一般男人的乳头大了快有两三倍,诸葛亮刚刚还有些微微的挣扎,现在却全然不反抗了,把红透了的脸侧过一边,紧紧的咬着唇。
    赵云看着这一幕,脑海里已经想象出一堆他躺在男人身下、任人玩弄的画面,猛地拧了一把他的乳果,诸葛亮没忍住,闷哼了一声。
    他要肏他,肏死他,不就是为了钱吗,大不了他包养他就好了。
    赵云想着这些,三两下就把他的衣物撕的七零八落,白色的四角内裤包裹着诸葛亮的器物,已经沾染上了些深色的湿痕。
    “不准再让别人碰你。”
    这是这场性事中说的第一句话,赵云的声线很沉,紧紧的抵在他耳根。
    “我来买你,钱不是问题,我把你包了。”
    诸葛亮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,粗重的湿热气息刺激得他头皮发麻,敏感的身体已经叫嚣起来,渴望着欢愉,他需要更多、更多地爱抚。
    赵云的手掌下行,揉弄着他的下腹,内裤也被撕碎了,弹出了硬挺的漂亮阳物,顶端微微泛着粉,一根毛发也没有。赵云不清楚他是天生没有还是为了别人的爱好刮去了,但这个画面却刺激了他心里某一条神经。
    他那样仰望着的,不敢接近的,生怕会玷污的那个人,竟然是这般的...早知道这样随便就能得手了,他之前忍那么久做什么。
    诸葛亮被他审视般的眼神打量得喘不过气,他已经一丝不挂的被人看光了看透了,可赵云还穿的整整齐齐,他心里浮上一点奇妙的羞耻,不由得夹紧了腿,阳物可怜巴巴的挺着,小孔里流出好多透明的淫液。
    “想要?”赵云问他,没想过他会回答。
    “想...”
    那股熟悉的躁动又浸入了他的四肢百骸,反复煎烤着他的心魂,他什么也不知道了,他只知道渴求。
    “给我...”
    赵云只当这是他的“职业素养”,微微皱了皱眉,一手握住他流水的阳具,一手按压他紧闭的后穴。
    好紧,是好久没和人做过了吗,赵云又莫名的有些欣喜,从怀里掏出早早准备好的润滑油,胡乱的倒出来了好多,手指粗暴的把这些冰凉的膏体顶到他身体里面。
    诸葛亮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,拼命的摇着头,嘴里却不停喊着“给我”“好想”之类的话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,呜呜啊啊的浪叫。
    这个画面和赵云从前想象的的确不太一样,他想过自己会强迫诸葛亮,但诸葛亮大概会是僵硬的,冷酷的,不情愿的,被他进到了最深处还不肯吭声,挣扎着把床单抓皱,被屈辱和快感撕裂的样子。
    当然,现在这样也很不错。诸葛亮的腿缠着他的腰,他的器物已经紧紧抵在那湿润翕张的穴口了,好像一张小嘴巴一下一下吸吮着他阳物的顶端。
    赵云没能忍住,猛地一下就把他贯穿了,里面好紧,绞得他有些疼,诸葛亮也有些难捱的皱紧了眉,眼睛里都是水雾,但双腿还紧紧的缠着他。
    好骚...赵云咽了咽口水,不自觉的就动了起来,带着一种夙愿得偿后的疯狂,一下比一下更深,一下比一下更狠,他第一次做这种事,也不知道节奏或者敏感点什么的,光凭着蛮劲往里顶。
    把诸葛亮顶得都上不来气了,呜呜呜呜哭似的叫,在床上被拖来顶去,就好像一只被巨浪拍翻的小船。
    赵云很快就忍不住射了,当然,诸葛亮也很快就昏了。
    赵云看着这满床的狼藉,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,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东西抽了出来,又细细的打量了一遍诸葛亮的脸,拿纸巾把他颊上未干的泪痕擦去了。
    他莫名的就有些害怕,万一诸葛亮生气了、讨厌他了该怎么办。
    赵云在床侧那两三米空处来回走了好多遍,还是怂了,想先逃了好让他们彼此都冷静冷静,可又害怕他不看着诸葛亮的时候,他去找别人。连忙把自己的钱包从上衣里找了出来,把全部红色的票子都压在床头柜,挠了挠头,总感觉这些钱上诸葛亮一次不太够,又把所有零钱都拿出来,还有钱包里唯一带着的一张银行卡。
    他留下了银行卡密码,又偷偷摸摸把诸葛亮的电话号码存进了手机,这才蹑手蹑脚的逃出了诸葛亮的家。


Log in to reply
 



最新主题

活跃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