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云亮】不悟(二)



  • 作者:微博@问字WENZI
    *痴汉变态云×渴肤症性瘾亮
    *双洁

    浴室里的雾气氤氲,暖黄的灯光照下来,把湿漉漉的水滴染上蜂蜜般的光泽,花洒打湿了青年深棕色的头发,蒸腾的热气和断断续续的喘息使得气氛有些情色的暧昧。
    赵云在自慰,想着那次仓促而荒唐的性事,手指拢着湿漉漉的性器有些粗暴的上下滑动,紧窄的腰肢,紧密交合的湿软穴口,水淋淋的蓝色眼睛...
    他闷哼一声,又轻轻的叹了口气,把手伸到水流下冲刷。
    这几天都没在学校看到诸葛亮,赵云擦了头发之后,又开始胡思乱想忐忑不安,毕竟他熟记诸葛亮的课程表和上下课路线,他想,诸葛亮大概是请假了。
    他还是没敢给诸葛亮打电话,怕被拉黑,找出刚按穿搭博主推荐购买的那套衣服,束脚工装裤灰色卫衣和黑色羽绒服,又踌踌躇躇了好一会儿,终于在临近十一点时蹲在了诸葛亮家门口。
    回想起那天的事情,赵云又有些懊恼,诸葛亮长成那个样子,肯定有不少不怀好意的人诱骗他,加上他家里条件不好还要交大学的学费,所以走到这一步一定是不得已...他心里的滤镜直接把诸葛亮洗白成了不知世事的白莲花。
    其实诸葛亮心里也很郁闷,但他还是更痛恨他自己,痛恨自己糟糕的身体,奇怪的病态,可他又是那么的渴望,渴望别人的碰触、拥抱、亲吻甚至更多。
    他去酒吧工作,因为他渴求却又厌恶,于是把那些欲望深深的压在心底,从绮丽的夜里开出畸形的花来,其实他还是第一次和人做到这一步,准确的说,他就是第一次。
    但他说不出口,这副身体表现的那么淫靡且放荡,他知道赵云是学校体育系的同级生,没有比这一切更糟糕的了,他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,脑子里蹦出这句话。
    洁白的大床一片狼藉,白色的浊液干涸了,留下淡黄的痕迹,甚至分不出哪些是赵云的哪些是他自己的,浑身滚烫动弹不得,双腿间更是又疼又酸,他想他大概是发烧了,所以连呼吸也快把自己灼伤。
    诸葛亮艰难的直起身子,粘稠的精液便从身体里流出来,他看见了赵云留下的钱和银行卡,艰难的苦笑了一下——他被当成某种职业人员了。
    他请了三天病假。
    于是赵云看到他的时候,他就像一朵花瓣落了一地的枯萎的白玫瑰。
    赵云是敲了门的,但诸葛亮并没有从猫眼里看见他,他躲在门边,门一开就像猛虎扑食似的扑在了诸葛亮身上。
    他想好了,就算死缠烂打,也一定要把这个人变成自己男朋友。
    “亮...”赵云叫得很亲昵,撒娇般用下巴蹭他清瘦的脸颊。
    诸葛亮却以为他是又想来照顾自己的“工作”了,回想起那天混乱的性事,不自觉的颤了一颤。
    他听见自己说:“去床上吧。”
    赵云也愣了一下,张张嘴说不出话,艰难的吐出一句:“不是...”
    他有些生气,他不想被诸葛亮当成“顾客”,上次都说好了,他要把诸葛亮包下来的,赵云害怕他忘掉,只好再说了一遍。
    “不可以再...让别人来了,我,我有很多钱...”
    诸葛亮的心像被石头沉沉的压着,沉默着开始脱自己的白色衬衫。
    上次赵云做的有些粗暴,洁白的身躯上还有未褪的吻痕和指印,赵云几乎是一下子就硬了,也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,满脑子都是“好看”“喜欢”“想上”...
    等他回过神来时,已经把诸葛亮死死的压在身下了,诸葛亮很白,似乎比前几天还要苍白一点,浅蓝色的大眼睛微微垂着,淡红的唇瓣咬着玉似的指节。
   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...
    这次赵云不想那么仓促了,他想好好的疼爱他。
    赵云垂头去舔吻他微凉的唇,这个人好像雪似的,好像碰一碰就会融化,他莫名的生出些不安来,伸出双臂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    “唔...”
    诸葛亮发出一声轻喘,摸索着去碰男人硬邦邦的器物,那东西顶在他腿上,戳得他腰都软了。
    赵云注意到他的动作,心激动得怦怦跳,诸葛亮应该没有讨厌他吧,也许他上次做的还不错?他这样想,忘记了他上次射得飞快的事情。
    他也把诸葛亮浅色的阳器从内裤的包裹下放出来,两根硬邦邦的棍子戳在一起,就着顶端黏糊糊的湿液滑来滑去,发出些情色的水声,诸葛亮整个人都瘫软下来,像是被他揉成了一滩水。
    赵云很专心的和他接吻,他喜欢诸葛亮被吻得喘不过气时发出的“呜呜呜”的声音,手掌握着两人的器物上下的摩挲,他想起自己刚刚就是这么自慰的,又想起诸葛亮现在正被他抱在怀里,亢奋得恨不得把他揉碎在身体里。
    诸葛亮的眼睛红了一圈,透明的眼泪盈在他蓝色的漂亮眼睛里,像一颗融化的宝石,他的身体太敏感了,被别人爱抚的满足胀满了他的胸腔,性器带来的快感从小腹一路传达到他身体的四处,他高潮了。
    青年发出些呜咽般的喘息,眼泪乱七八糟的流了满脸,弓着身子射在了他和赵云胸腹之间。
    赵云舔舐过那些泪痕,手指却一刻不停的往那处湿软的穴口按,那里面好像自己出了水,手指一进去,就发出“咕啾咕啾”的水声。
    赵云心想,原来男人也是会出水的。
    他的后穴湿软又放松,手指拔出来时那些嫣红的穴肉还不舍得合紧,一开一合的就像一张翕张着的小嘴。
    赵云看得眼热,没忍住一下子就把他贯穿了。
    诸葛亮吓了一跳,发出一声惊惶的喘息,那湿穴却很快就适应了,努力的收缩吸吮着侵犯自己身体的东西,穴肉一层层的环绕上来,赵云深吸一口气,他差点一进去就被吸射了,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根。
    他想,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。
    于是大开大合的肏干起来,虽然没有什么技巧,但他的性器和诸葛亮的身体意外的契合,几乎下下都顶在他的敏感点,顶得诸葛亮不住的喘息求饶,浑身发颤,前端像流水一样汩汩的冒出前列腺液,最后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说出来了。
    “求你...慢一点...太深了...唔...”
    “不要...唔...”
    诸葛亮叫得实在是太骚了,赵云听得脸都发红发烫,说不出话来,只能一下比一下更深更狠的肏他,把床都弄得咯吱咯吱的摇。
    诸葛亮昏过去之前迷迷糊糊的想,不知道是床先散架还是他先散架...


Log in to reply
 



最新主题

活跃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