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云亮】不悟(三)-R18



  • 作者:微博@问字WENZI
    前期:痴汉变态云×渴肤症性瘾亮
    后期:温柔体贴云×诱受亮
    *双洁放心吃

    赵云在运动生理学课上第十四次掏出手机。
    右侧的对话框密密麻麻,他划了好久才找到诸葛亮回他的最后一条消息,时间显示是昨晚九点,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九个小时。
    赵云没来由地就感到委屈,虽然他们只是金主和情人的关系,但他心里早把彼此美化成另一种类型的恋爱,小说里不是也总写“先婚后爱”吗?
    可是诸葛亮实在是一个太完美的情人,在床上火热,下了床就冷冰冰的,一点也不黏人。
    在一起的时候,都是赵云说一些没什么用的废话,例如“体育课成绩”“最新电影剧情”和“食堂的黄焖鸡翅”。
    诸葛亮只会点点头,抿出一个很含蓄的笑,在一起五个多月,他从没有说过关于自己的事。
    赵云的心就像一朵长满了数不清多少花瓣的乒乓菊,每天一片一片撕扯,在胸腔内一遍一遍叩问:“他喜欢我”、“他不喜欢我”、“他喜欢我”、“他不喜欢我”……
    最后把自己的情绪扯得七零八落,在欢喜和落寞中纠结煎熬。
    终于熬到了下课,等在诸葛亮教室的后门,那颗怦怦乱跳的心这才短暂地安置好自己,只顾着看那个人清瘦漂亮的侧脸。
    诸葛亮却像是听不到铃声,也听不到那些对他有好感的女生的道别,盯着遍布奇怪线条和符号的演算纸,圆珠笔迹游龙似地盘旋飞舞。
    他从前最爱偷看诸葛亮做题,是那么优雅而从容,像在舞台中央游刃有余地拉一把小提琴,可现在却莫名生出些糊涂的念头——他对自己有对数学十分之一的喜欢吗?
    想到这里,赵云忍不住笑了,自己怎么连数学题的醋都吃?
    到了梅雨季节,东南季风带来太平洋的湿暖气流,黏糊糊地从城市上空经过,落下淅淅沥沥的小雨,把樟树的叶子打得绿油油的。
    诸葛亮没带伞,两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成年男人躲在并不算很宽大的伞檐下,体温透过白色的T恤传到彼此身上,赵云偷偷揽住他的肩,自己却忍不住地红了脸。
    怀里的人没有排斥反抗,他的心便更是雀跃。
    进了诸葛亮的单身公寓,床上还是一片狼藉,液体干涸后留下的湿痕和米黄色的斑点遍布在床单上,看得赵云耳根发烫,连忙到柜子里找换洗的三件套。
    不知道为什么,一进了诸葛亮的房间,他就总是失控,感觉青年的一言一行都是勾引,明明只是想聊聊天玩玩游戏,结果过不了几分钟又滚到了床上去。
    赵云在心里骂自己“畜生”,又止不住地懊恼——他不想被当成那种只是想解决性欲的男人。
    可是实在是忍不住……诸葛亮在床上又表现得那么喜欢那么舒服……
    他想要了解他,想要爱他,可是总是找不到机会,找不到一个渗进他冰冷外壳的口子。
    韩信要他多说点好听话哄哄人家,他却笨口拙舌,连夸奖都不会,上次诸葛亮穿了一件很漂亮的海蓝色衬衫,衬得他本就白净的皮肤更是白得过分,像深色湖水里一只闪闪发光的天鹅。
    可他张了半天嘴,只结结巴巴地夸出一句:“你真白,真好看。”
    诸葛亮愣了一愣,很礼貌很妥帖地回了他一个微笑。
    那天晚上他差不多把那件衬衫撕碎,看诸葛亮的脸陷在柔软的枕头里,想着下次要换一套深色的床单。
    赵云的脸越想越红,身体也不受控制地起了反应,收拾好东西回过头,不知道诸葛亮什么时候把自己脱得浑身赤裸,露出胸膛和腿根新旧交织的痕迹。
    赵云连忙错开眼——明天要一起去游乐园,他不想把诸葛亮折腾得太累。
    “不做么?”
    青年就这么从后背贴上来,吓得他连忙摇头。
    诸葛亮的身体僵住了,一点点松开收紧的手臂,沉默着转回身去找衣服。
    男人之前从没有在这件事上拒绝过他,准确的说,在别的事上也没有。
    他有些失落,赵云对他很好,有无微不至的照顾,不断打到卡上的巨额“包养费”,怀抱温暖,手心炙热。
    而他什么都没有,只有这一副漂亮身体,以及肮脏的不断渴求的灵魂。
    赵云似乎注意到他的情绪波动,连忙凑上前来抱他,指尖粗糙的薄茧蹭过他敏感的腰侧,磨得他一下就软了身子,“唔”地喘出声来,只是被这么轻轻地碰了碰,他便不可救药地有了反应,恨不得化成一滩水,融到男人的身体里。
    果然,赵云还是没能忍住,又把他摁在床上,做得他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好久。
    所以第二天,他们差不多中午才踏进游乐场,那时候热门项目已经排了很长的队,幸好雨已经停了,碧空如洗,是个难得的好天气,他们就一起躲在树荫下吃冰淇淋。
    诸葛亮看起来心情不错,买了气球和兔耳朵发箍,忍着笑卡到赵云的头上。
    赵云很少坐过山车,车子刚登顶他就头晕眼花地想喊停,可看到诸葛亮没一点怕的样子,心想着要“展示自己的男子气概”,硬咬着牙一声不吭地坐完了全程。
    只不过还是被吓得面无血色,路都走不稳了,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“恐高”,他还撑着树干强装没事。
    诸葛亮似乎终于忍不住了,倏地露出一个弧度很大的笑,凑上来亲他的嘴角。
    赵云的表情生动地演示了什么叫作受宠若惊,一脸呆滞地眨了几下眼睛,用指腹摁住隐隐发烫的那一寸皮肤,不自觉地喃喃。
    “亮……”
    他有些回不过神,诸葛亮却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不好意思,转身往园区另一边走,赵云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,乱七八糟地说一些胡话。
    “喜欢你……很早就喜欢你了……”
    “亮亮有喜欢我一点点吗?”
    “我们现在是情侣的关系了吗?”
    诸葛亮没有回答他,嘴角的笑却是藏也藏不住,一双蓝色琉璃般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赵云觉得自己幸福得有些缺氧,眼前的一切都盖上一层朦胧的光晕。
    穿过各式各样的游乐设施,露出巨大的钢筋铁架,几十层楼高的摩天轮耸立着,彩色的客舱缓慢地移动,像一个放大版的圆形风车。
    他想和诸葛亮一起坐摩天轮,要是平时,他可能不会说出原因,因为说这种话实在是太像一个怀春的少女。
    可是当下的一切都太美好了,冲昏了他那本就不清醒的头脑。
    “亮亮,我们去坐摩天轮好吗?”
    诸葛亮正敛着眉目,看气球缠在掌心的线,听到这句话却忽然抬起头来,红色绿色的客舱缓慢升起,已经离他们很近。
    摩天轮?眼前这一幕似乎与很多年前重叠,他的身体飞快地缩小了,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向前走。
    “我听别人说……一起坐摩天轮的情侣……”
    赵云和他之间被一堵透明的玻璃墙隔开,这些话也变得远而朦胧,耳边“嗡”地一阵轰鸣,脑海里却有另一个人的声音,隔着十数年的时间,在他记忆里不依不饶地作恶——“小亮,去坐摩天轮吧。”
    ……
    “只要在摩天轮的最高处接吻,这对恋人就可以永远走下去。”
    赵云说到这里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没有注意到诸葛亮惨白的脸色和僵硬的表情。
    “我们一起坐了摩天轮……”
    “以后就是永远的好朋友……”
    “好朋友是要互相保守秘密的,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别人哦……”
    诸葛亮看着赵云的嘴一张一合,却只能听得到那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他身体里震颤,像是经久不衰的梦魇,他想抱一抱赵云,想要开口拒绝,但灵魂似乎被别的东西攥在手里,让他动弹不得,让他寸步难行,把痛苦从他的四肢百骸挤出来。
    他万分艰难地摇了摇头,在高耸入云像是怪物的摩天轮前面,选择了逃跑。
    诸葛亮逃得很狼狈,向着相反的方向慌不择路地跑,细细的棉线从手里滑落,金色的星星气球被氢气和风拖拽着飞走。
    赵云很快追了上来,把他拽到怀里,神情慌乱又关切,唇印在他的耳边。
    可他什么也听不见,只有一阵阵地轰鸣,掺杂着那个人模糊的低语。
    赵云把他揽在怀里,用指纹开了门,眉头蹙起两道忧心的沟壑,诸葛亮坐在床沿,他便蹲下身来,用指腹轻轻抚摸他苍白的脸颊。
    “亮……”
    诸葛亮的身体还在止不住地颤抖,双手紧紧攥着丝质床单,大概是熟悉的环境给了他一点安全感——他的耳朵总算正常运作了。
    “还好吗?”
   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,眼睛红了一圈,像只不知所措的小狗,毛绒绒地凑上来亲他抱他,把他那颗皱巴巴的心又妥帖地放回胸腔。
    “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你不喜欢……下次不去了好不好?唔……”
    赵云小心翼翼地措辞,可一句话还没说完,诸葛亮就已经拽着他的领子吻上来。
    尘封的往事滋生恐惧和痛苦,身体的病态便成为情绪的出口,欲望从他腹部膨胀起来。他急切地需要一个人、一双手,和他一起沉沦,好抚平他心上的折痕,把那些伤害和折磨丢到脑后。
    赵云已经很熟悉他的身体,指尖只是安抚似地划过他的背脊,就摸得他整个人都软了,只能摇摇欲坠地挂在男人的脖颈上,陷进软绵绵的床垫里。

   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心中都有所不安,这场性事并不算温柔,反而粗暴鲁莽。
    赵云的心里惴惴,他不知道诸葛亮从前经历了什么,但刚才他就像一只被风刮得远离人海的风筝,只有细细一根线,正紧紧握在自己手里,假若他放松一些,这只风筝就会飞快地消失在天空中。
    诸葛亮的身体似乎比平时还要敏感,一对饱满挺立的乳果颤颤巍巍地立着,只是用唇齿吮吸啃咬了不久,他就黏糊糊地射在了内裤里。
    皮肤泛着情色却不正常的粉,手探到赵云腿间找那个硬起的巨物,一刻也不能忍似地急着往自己身体里塞。
    那吃惯了男人阳物的后穴自己就变得湿哒哒起来,透明的淫液沿着臀缝和腿根流得到处都是,腿间乱糟糟一片,甚至还自己扒开臀瓣,向男人展示自己媚红的穴肉和不断收缩的穴口。
    “进……快进来……唔……”
    里面痒得要命,想要被填满,想要被抽插顶撞,想要被反复鞭挞,被捅到身体的最深处去,好和男人彻底地融为一体。
    赵云怎么受得了他这样的勾引,理智早不知道丢去了哪里,胯下的器具硬得要命,直直地贴在他的小腹上,顶端的小口流出了不少的前液,头部湿湿滑滑的,很容易就挺进了渴求阳物的穴里。
    “呜……”
    在床上做得很舒服的时候,诸葛亮总是忍不住会哭,发出一些呜呜咽咽的求饶呻吟,让人更想欺负凌虐,而今天似乎比平时还要舒服得多,刚插进去一点点,他的眼泪就盈满了眼眶。
    “给……呜啊……给我……”
    诸葛亮匀称修长的双腿拼命地勾他的腰,那又粗又长的东西一寸寸没入,也一寸寸在他小腹上顶出凸起的轮廓。
    他刚射过的半软的阳物慢慢硬起,随着男人粗暴的顶撞抽插在两人身体间来回地摇晃,显得有些不知羞耻的淫荡。
    “哈啊……喜欢……”
    穴口的褶皱被完全撑开,臀肉一下下撞在男人的胯骨上,一截细白的窄腰被掐得青紫,甚至自己伸手去揉捏胸前红艳的果实。
    “再……多爱我一点……”
    他都快被肏得丢了魂,还不忘记说这些话来勾引人。
    于是赵云只好很不节制地要了他好几次。



  • @问字 救命!大大加油!


Log in to reply
 



最新主题

活跃用户